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校园春色 > 青春校园物语_0

青春校园物语_0

时间:2017-06-30 21:46  来源:http://www.99yu.com/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青春校园物语_0 青春校园物语 本帖最后由 人·欲 于 2009-7-25 13:15 编辑   手机铃声大作,把我从甜美的梦乡吵醒。  “点名。”  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,手机另一端只留下简短的两个字,而我整个人彷佛当机的计算机被重新启动。  三分钟内梳洗着装完毕。  十秒钟后,从学校侧门潜入,快速地穿越宽敞的校园,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大教室里匍伏前进,冷静地钻进阿志帮我预留的空位中。  当老师轻声喊到我的名字时,我则神色自若的以高分贝回应。  Safe!!!  老师脸上的表情带点惊讶与不甘,毕竟,本次点名突击极有可能就是专门为我量身设计的,但非常可惜,一山还有一山高,老师请您以后要尽量习惯。至于其它被划上红字,不幸阵亡的无辜同志们,敝人心里也感到万分悲戚。  我是一个平凡的大学生。  就读私立K大学。  不在乎成绩,也不考虑研究所,大学生活过得十分惬意,然而有几门课却特别难搞,电磁学这就是当中一门。  莫名其妙的课程继续,连课本都没带的我昏昏沉沉地希望延续方才未完的好梦,然而,从教室起伏的坡度向下望,整片滑顺柔亮的漆黑瀑布映入眼帘,彷佛万丈瀑布直接冲在头顶,令人精神为之一奋。  她的名字是:雯文。    雯文是我们的班花,也是系花。  理工科系一向男女比例悬殊,在寥寥无几的状况下,什么班花、系花都算是象征性的称呼,根本缺乏实际意义,可是,这几届的情况却是大不相同。  雯文虽然是班花,却不是热到喷火的超级辣妹,而是秉持着工学系女生优良的传统,永远坐在第一排正中央。视野最好,距离老师最近,近到几乎可以被老师口水喷到的好学生专用座,属于模范生型的美女:  单纯由打扮看来,脸上黑色粗框眼镜式样老旧笨拙不说,服装则是永远纯白衬衫配长裙,钮扣则是紧扣至脖子,呆板的模样看起来不像学生,简直像是年轻的助教或讲师。  可是,朴素衣裳下的身材苗条修长,浓纤合度,一百七十几公分的出众身高令男生难以直视。高耸的鼻梁特别挺直,显得倔强又高傲,两道剑眉则让她的眼眸英气勃勃,看起来唯一比较女孩子气可爱的地方就是一头乌黑及腰的秀发。  外在的负面装饰掩盖不住雯文的魅力,反而让更多男生因此疯狂,妄想征服未知的顶癫,那知性与美丽混合的奇妙气质在现今校园中实在不多见。  然而,身为美女同班同学却没有任何近水楼台的福利可言,因为雯文不但是一个真正的冰山美人,还暗藏浮冰陷阱,随时随地会雪崩。  美女的大学生活总是来往于教室与图书馆之间,据内线消息指出,她一直希望以优异的成绩转学到一流的名校T大。  美丽的花朵总是引起狂蜂浪喋的觊觎,每天在她面前耍帅、装酷、搞怪,企图吸引美女的青睐的男生多不胜数,但冷漠的雯文从来不给以颜色。  “有时间忙这些,不如多用功。”  “难道你上大学的目的就是为了交女朋友吗?”  话语中不带脏字,平淡的语气也称不上严厉,但美丽的双眸间流泄的鄙视与冷漠,纵使是全班脸皮最厚,百折不挠的“联谊王子”也承受不了这般打击。  无论多帅的男生在雯文眼中宛如垃圾,令其它女孩心动的情歌似乎只会干扰她念书的情绪。我想可能只有课业上的表现才能让冰山美人动容吧,但是,我完全想不到系上那位同学的成绩比她还要优秀。  古语曰:“可远观,不可亵玩焉。”  其中简单的道理我早就参悟了,无论如何,只要忽略雯文冷傲的脾气,单纯欣赏美女的风采还是十分赏心悦目的乐事。  吩咐我擦去嘴角因睡觉兼看美女所淌流出的口水,阿志用拐子轻轻撞了我一下,眼神偷偷向后一瞄……  除了正前方的美女,我身后还坐着另一个小美人。  巴掌大的瓜子小脸衬着漫画般水汪汪的双眼,带着令男人心碎的幽怨眼神,滑嫩的肌肤彷佛布丁般可口,饱满的樱唇不经意露出一颗小虎牙。  楚楚可怜的模样大概会引起某些的男性保护弱小的正义感,将她紧紧拥入怀中疼爱。对于另一些变态的禽兽来说,反而会激动地把她拥入怀中,然后,把粗大的小弟弟放进里面……  这位有点陌生的美女并不是我们系上的同学,却常常出现在我们班的教室,根据阿志精密的计算,她上课的出席率好像比我还高。而且,不知道是巧合,还是错觉,她永远坐在距离我后方两排的位置,甚至,我多次感觉到她悄悄注视我的目光。  原因不明。  事先声明,我绝对不是那种自我膨胀,以为女孩都会情不自禁,疯狂爱慕我的自恋狂。毕竟,扣除梁朝伟的忧郁气质、F4的帅气脸孔,还有阿诺的壮硕体格之外,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。  “大概是修辅修吧?”我一面挖鼻孔,一面不经意回答。  “不是喔,小考从来都没看过她,好像只是旁听而已。”  旁听电磁学与工数?  依我看只是想找一间人口密度稀薄的教室,解决严重失眠的困扰吧?  “啊!”在课堂中,我大剌剌打了个呵欠。虽然有美女以供欣赏,但上课依旧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,尤其痛苦而无聊的时刻总是特别慢,终于,在钟声响起之后的十三分钟二十七秒,老师依依不舍地结束了今天的课程。  “我靠!居然下雨了。”我对着飘雨的天空咒骂。  “昨天气象有报,我帮你多带了一把,庭婷在等我,我先走了。”阿志递给我一把雨伞,平静地说道。  人影迅速地消失在地平线的另一端,我还陶醉在友情的温暖之中,只见我一用力撑开雨伞。  伞竟然是粉红色!  He……Hello……HelloKitty!!  窄小的伞身根本遮不住我一百八十公分高大威武的身躯,我马上把心中对阿志的感激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。  他该不会是为了欣赏我出糗的鸟样,才不辞劳苦地帮我带伞吧?  缩着头,弯曲着身子在雨中疾行,我像是套着枷锁的罪犯被游街示众。就在朦胧的视线里,屋檐下一个单薄的背影正微微瑟缩。  我怜心大起,立刻迎上前去。  “要不要一起撑伞?”  听见我捏着嗓子的亲切话语,那女孩慢慢转过头来。  精致的五官彷佛艺术品般完美,无论是耀眼的双瞳,还是秀气的鼻子,甚至颊上的浅窝都配合地无懈可击,美到难以想象。  蒙蒙细雨中,雪白的脸庞沾着晶莹的水珠,显得格外清丽,白皙的肌肤在水光的反射下几乎透明。半湿的衣衫紧贴着,展露出上半身玲珑的曲线,天鹅般的颈子接到胸前完满的圆弧。  我呆住了。  望着滂沱大雨,望着一脸傻样的我,受凉的娇躯忍不住颤抖,她的表情却有一丝犹豫,紧闭的樱唇迟迟不肯开启。  毕竟对两个人来说,这把伞实在是太小了。  “不然这样,妳先一个人撑,等妳到了之后,再回头把伞还我好了。”我把雨伞递给她,一本正经地说道。  因为我的一番胡扯,绷紧的玉容解冻,骤然绽放出灿烂的笑靥,宛如缤纷盛开的春花,我心中不禁再度一颤。  纤细的身子慢慢缩入伞中,我们默默地在雨中漫步,这时后,心头突然浮现出“诗人”浪漫的歌词:  喜欢上可以将身体靠近你的雨天。  全身的感动集中在她身上,嗅着淡淡的清香,吵杂的雨声与身旁其它的画面剎时变的模糊,好像连时钟都停止转动。  伞下彷佛另外一个世界。  不经意碰触到她的香肩,她的身体轻轻震动,却没有避开那直接的接触。除了滑腻的触感、奇妙的弹性之外,她温热的体温彷佛点燃了引信,瞬间在我心头爆炸,连我撑着雨伞的手都开始颤抖。  经过三分钟的路程,我们停在商学院大楼前。  “到了喔。”我淡淡说道。  她望着我半边完全湿透的肩头,温润的红唇微张,似乎想要开口,却欲言又止,彷佛在等待什么。  “谢谢。”一分钟的沉默之后,她留下告别,缓缓离去。  我只是单纯以微笑目送她,并没有开口问她的芳名或联络电话。  并不想以所谓“不纯的意图”污染原本发自至诚的善意,虽然,我不否认女性窈窕的背影也是诱发我善心的原因之一。  一切看缘分吧。  如果我们有缘,就一定会再相见

上一篇:干老师要胆大

下一篇:我与我的老师

相关资讯